武汉旅游门店店长:政府已在行动,我没有理由放弃

作者:匿名    人气:692    发布时间:2022-06-30 16:59:10
新京报讯(记者王真真)5月3日,武汉的旅游从业者金钱告诉新京报记者,不打算转让门店了,要坚持做下去。...

新京报讯(记者 王真真)5月3日,武汉的旅游从业者金钱告诉新京报记者,不打算转让门店了,要坚持做下去。12年来第一个五一5天长假,金钱的门店并没有营业。在经历疫情以及内心挣扎之后,金钱打算在5月6日恢复营业。


5月2日起,全国所有省份应急响应级别均为二级或以下。这对于旅游行业而言无疑是大喜讯。4月29日下午,北京下调防控等级后,有旅行平台数据显示,消息发布半小时内,北京出发机票预订量较上一时段暴涨15倍,度假、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搜索量上涨3倍。中国旅游研究院针对全国100多个城市近15000名用户“疫”后出游意愿调研报告显示,预计五一假期的国内旅游人次和收入将分别恢复至去年同期的六成和四成左右。


疫情中一边忙退订,一边筹集防护用品捐给医院


金钱的门店位于武汉江汉区香港路,从事旅游业长达10年的她今年刚满30岁,与很多武汉姑娘一样,金钱性格风风火火,坚强、热情。


金钱位于武汉江汉区香港路的旅游门店。这是她在隔离70余天、终于可以出小区的时候,专门开车去门店拍的一张图。她在朋友圈配文:“两个多月未见你啊!”


这样的性格让金钱在疫情发生初期就能够迅速冷静下来,井然有序地为员工购买防护口罩、消杀用品,安排员工在家办公,沟通、落实好大量的退改订单。


金钱回忆,在1月21日之后的四天里,她所在的门店就涉及的订单退订政策与客户完成了沟通、协商。2月2日起,金钱和同事们开始每天在家办公、落实客户退款。截至4月2日,金钱手中所有客户的退款全部落实到账。


与此同时,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金钱还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个人出资和募集了50多万元,购买大量防护用品送到医院。


1月24日,金钱联合亲友以自己出资和募捐的方式,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筹集了41万余元,购买了8万个符合标准的一次性医用口罩,2830件厚防护服,9145件薄防护服,16400只靴套,48800只鞋套。并在1月25日下午至26日上午9点18个小时的时间里,将物资送到了武汉市19家医院。


金钱发起的第二次募捐物资在运输中。



2月,金钱找到了远在山东的货源,在36小时内,通过募集的10万元资金购买到5吨300箱消毒酒精,从日照采购发货,送到了18家武汉医院。这次募集的资金有一半来自携程集团员工,物品在运送过程中也得到携程山东分公司同事的帮助。


为他人提供帮助,是许多像金钱一样经历过疫情的武汉人都有的想法。“咱们做人,不能总是看到自己,不能永远只关注自己,你也要看到别人的付出,也要帮助别人,对吧?”


在武汉长达76天的“封城”日子里,金钱对于旅游行业始终抱有信心。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武汉“解封”,国外疫情又迅速蔓延起来,旅游复苏的时间线被拉长,各种新的问题涌现,金钱开始有些焦虑了。


引发金钱焦虑的导火线是门店房东的一通电话。4月23日,原本说要沟通疫情期间房租问题的门店房东,突然打电话通知金钱,要求她缴付未来6个月的房租,这让本来一直抱有房租减免希望的金钱,有些措手不及。


金钱的门店是从2017年租赁运营的,这家位于武汉江汉区繁华路段的线下门店,上下两层近100平方米,配有独立仓库和卫生间。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配置,自然价格不菲。以往,在金钱能把年营收做到1000万元以上、成为携程线下门店湖北营业额最高的门店的时候,每月8000元的房租对她来说并无压力。但眼下旅游业务已停摆3个多月,且短期内仍无较大营收,金钱开始有些灰心了。


“这是从业十年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房租只是金钱需固定支出的一部分成本,还有一部分是人工成本。


金钱门店里有5名员工,疫情至今,并未裁掉一人,按照相关要求,金钱每个月给员工发放最低工资标准的70%。考虑到员工实际情况,金钱尽可能给员工发放高出最低标准的工资,这无疑也加大了资金压力。金钱说,在目前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全都是在靠“老本儿”硬撑。


其实,金钱门店损失的大头还是业务营收。截至目前,金钱已经退订了从去年11月就开始加班加点工作得来的百万元量级订单,其中包括四个、共计两百多人的五一假期出境旅游团大单。


虽然武汉自4月8日起“解封”,但门店的生意并未恢复。根据相关规定,武汉市旅行社可恢复旅游经营活动,但不得经营跨省(区、市)和出入境的团队旅游业务及“机票+酒店”旅游业务。而出境游和跟团游这两项是金钱门店过去三年的主要营收来源。金钱介绍,她所在的门店以企业客户为主,占门店业务的四成,出境游业务则占门店总业务的55%。


两大主营业务没有任何收入,现在门店只能够售卖一些自由行、景点门票以及酒店等旅游产品。但相对于旅游团10%的毛利率,酒店、景点门票等产品的利润基本可忽略不计。在金钱看来,武汉人的旅游信心还没有随着“解封”完全恢复,旅游消费意愿仍需一段时间才能被激活。


官方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来自湖北省文化旅游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2日下午2点,全省25个重点景区共有22个开放,总计接待游客21.42万人次,占核定承载游客的35.9%,同比下降80.58%;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230.4万元,同比下降94.3%。武汉市接待游客处于历史低位。受疫情影响,武汉市21家A级景区接待游客17.8748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44.293万元,分别同比下降58.48%和71.32%。其中,黄鹤楼景区接待游客0.1万人次。


两大主营业务恢复无望,房租和人工成本照常发生……从业十年的金钱感觉自己遇上了职业生涯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相比2月时还能够乐观看待旅游市场的心态,金钱把2020年的营收预期从2019年营业额的一半(700多万元)下调至不盈利。


“政府都开始‘放大招’了,我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放弃”


“如果不做旅游了,我还能做些什么?”同行纷纷开始转业售卖农产品,金钱还在旅游领地坚持着。


在金钱看来,许多旅游同行线上卖货是一种积极的自救方式,但并不适合自己。金钱门店所在的携程集团在疫情期间搭建了生活类社交电商平台——携程CBQ生活馆,为配合宣传,金钱在朋友圈初期转发过一两次海报,但被客户询问是否转行后,金钱就没有再发送过此类信息。


2月10日,金钱在朋友圈第一次发出携程CBQ生活馆的广告。


“卖货这个东西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自己不是做这个出身的,没有经验对这一类货品进行品质把控,这不是自己擅长的范畴,还不如把自己擅长的一亩三分地,好好地进行维护、升级。”


最近,金钱每天除了给客人协商、落实订单退订,还会固定三小时进行自我学习。学习内容不仅有携程集团各种内部培训,也有网上的旅游外延知识。


金钱说,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喜欢表现出负面情绪的人,奉行“控制二分法”的她更喜欢向周边人传播积极能量。


“控制二分法大概的意思是,去控制你能控制的物和事,对于你不能控制的东西和事情,接受它就可以了。比如这次疫情,我不能控制它的发展方向,只能去接受它,但我能控制我自己的心情,并希望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去影响周围人。作为一个旅游从业人员,我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只向大家卖旅游产品的人,我的职业行为其实也是一种对旅游的期待。所以说,我希望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身边的人更加乐观、愉悦。我在朋友圈去分享全国各地很美的一些目的地,分享自己的早餐、下午茶、宠物、健身等等,也是把这种愉悦传播出去。”


每天的琐碎分享,确实带给周围朋友些许安慰。金钱的朋友圈里不时会有人留言说,每天翻看她发的世界各地旅游目的地美图已成为习惯。让金钱印象深刻的是,她2月份一连几天发布的南极美图,竟然成为一位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生在救治期间最大的恢复动力,“这位医生朋友说他想快点恢复,然后等疫情结束了带着老婆坐头等舱去南极旅游。”


现实困境依然存在,但金钱坚强、乐观的性格不改。


就在金钱为门店运营进退两难之际,湖北省人民政府于5月1日公布了《支持文化旅游产业恢复振兴若干措施》,提出“加大专项资金扶持,统筹安排1亿元为文旅企业纾困解难”,“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和机关企事业单位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外出旅游创造有利条件”等“硬招”。这让原本已经打算转让门店的金钱犹豫了,自2013年拥有自己第一家旅游门店,金钱从未想过离开旅游业。她说,还是打算咬牙将门店开下去,政府都开始“放大招”了,自己没有理由坚持了这么久却在这个时候放弃,“相信我自己和我的团队,一定可以把店保住。”


因工作原因,金钱有许多出国的机会,但她心中最美的风景还是在中国。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编辑 李铮 校对 李铭

图片 受访者供图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