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贵州广西竹鼠养殖户:正忙着过节不了解最新情况

作者:云南省宣威市    人气:320    发布时间:2022-01-03 07:09:15
目前暂时还没受到影响,具体情况等专家更新的消息

新京报讯(记者 王纪辛)新型肺炎的病毒源头被确认是武汉海鲜市场上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同时有权威专家推测,竹鼠有可能是病毒宿主,此前方兴未艾的竹鼠养殖业也由此蒙上一层阴影,而云贵广西等很多乡村此前都在扩大竹鼠养殖规模。今天(1月22日),新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云南德宏芒市轩岗乡芹菜塘村、广西桂林市沙子镇古等村、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加勇村的竹鼠养殖情况。记者发现,由于临近春节,当地养殖户主要精力都放在过节上,并未关注到疫情以及最新信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市场动荡还一无所知。

 

云南汤绍林:“看专家怎么说吧”

 

云南德宏芒市轩岗乡芹菜塘村竹鼠、豪猪养殖户汤绍林因养殖技术过硬,被当地人称为“汤竹鼠”,是当地名副其实的“竹鼠王”。他的养殖场建在租来的土地上,以每亩400元价格租了5亩多地。2012年,汤绍林在银行贷款30多万,养殖竹鼠2000多只。到目前为止,稳定养殖1000只竹鼠,20多头豪猪。他带动的20多户贫困户共同养竹鼠,总量规模不足2000只。

 

在今天上午接听记者采访电话时,汤绍林表示,此前也关注到新型肺炎疫情的报道,可这两天都在山上,手机信号不好,还不清楚最新情况,“如果真是竹鼠携带的,那对竹鼠养殖业肯定会有影响。现在也不晓得竹鼠到底带什么病,哪个知道到底是不是竹鼠嘛,看专家怎么说吧。”

 

广西谢富杰:“竹鼠的免疫检测标准尚未出台”

 

广西桂林市沙子镇古等村,隐没在广西东北部的大山里,偏远是这里最显著的标签,去最近的沙子镇也要走20公里山路。十多年里,谢富杰摸索出一套适合农村家庭养殖竹鼠的经验,靠带领乡亲们养殖竹鼠,实现整村脱贫摘帽,去年刚刚扩建了竹鼠养殖示范园。

 

22日,正在大集上采买年货的谢富杰告诉记者,春节前,竹鼠销售情况非常好,目前已经没有可以出栏的竹鼠。在得知记者告知武汉肺炎“可能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携带传播”时,谢富杰表示,“真的没注意到新闻,”紧接着就着急地说,“应该不可能,因为养殖竹鼠没有这种病。”在回答销售情况时,谢富杰说,“销售目前没有受到影响,这两天都卖断货了,过年期间已没有可以上市的竹鼠。”

 

谢富杰告诉记者,他养殖的竹鼠主要销往广东,“今年过年,本地市场销售的也比较多。”

 

谢富杰同时向记者证实,竹鼠的免疫检测标准尚未出台。“养殖户们目前还不知道检测哪些内容,而鸡、猪等畜禽都有。”他告诉记者,“曾经办过检疫证,现在销售只需要办3个证,分别是繁殖许可证,经营利用许可证,营业执照。销往外省需要办野生动物运输证,如果只是在本省销售,运输证就免除了。”

 

贵州杨胜禹:“以本地消费为主”

 

22日中午,正在从加勇村赶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城的驻村第一书记杨胜禹,在路上接听了记者采访电话。

 

加勇村全村有8个自然寨,12个村民小组,其中少数民族人口938人,近一半劳动力人口选择外出务工。从雷山县到加勇村全程60公里,在路况正常的情况下,开车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因为山路太不好走。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4年里,杨胜禹差不多每周至少进出一趟,他是从雷山县总工会派往加勇村担任第一书记的。贵州全省10个林业重点县,有8个在黔东南,雷山县是其中之一,加勇村同样拥有大片山林,而能用来耕地的“鱼鳞田”相当分散。近年来,当地根据山多地少的特点,陆续开展了稻田养鱼、养猪、蜜蜂、竹鼠等占地少、投入少、价值高的种养业。在贵州,一对竹鼠售价350元,4斤左右的商品鼠,售价每斤60到80元。当地山林资源丰富,竹子、芒草等饲料随手可取,具备饲养竹鼠的天然优势。据村里有经验的养殖户测算,一个劳动力可以饲养200对种鼠,这对拥有绿色资源的山区来说非常适宜。此前每次回到加勇村,杨胜禹都会去村里的竹鼠养殖场查看养殖情况,如果顺利,今年春季出栏一批竹鼠,本来就能收回部分成本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竹鼠与新型肺炎突然有了交集,这出乎了杨胜禹的预料。针对记者提出的“当地是否针对疫情对竹鼠养殖采取相应措施”的问题,他表示,当地养殖规模太小,养殖户的竹鼠一直都以本地消费为主。

 

杨胜禹告诉记者,“我们这里的养殖规模太小了,此前本来还需要扩大规模,也一直没有向外地销售,销售主要在本地县城范围内,不过现在的疫情还没有影响养殖户。”杨胜禹表示,“云南的节日特别多,从农历春节开始,各种节日能一直持续到农历十月,逢到过节日,亲友聚会上都会购买养殖户的竹鼠吃。” 对下一步该如何发展,加勇村的养殖者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吴兴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