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余世存×胡赳赳:“百年语文第一书”为何历久弥新?

作者:匿名    人气:279    发布时间:2022-11-26 08:07:26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被誉为“百年语文第一书”,曾经风行海内数十年,是胡适、丰子恺、梁漱溟等一代知识...

采写|赵秀彦



澄衷蒙学堂创办于1900年,创办者是当时宁波商团的领袖人物叶澄衷。


时值清末,八国联军入侵,慈禧太后出逃,举国动荡不安。尽管生意做得很大,叶澄衷却主张“兴天下之利,莫大于兴学”

(要振兴国家,先得办教育)

,所以,他在今天的上海虹口区张家湾捐地三十余亩、白银十万两,创办了澄衷蒙学堂。这是上海第一所由国人开办的班级授课制学校。


叶澄衷(1840-1899),原名叶成忠,浙江省宁波府镇海县庄市人,清末资本家,宁波商帮的先驱和领袖。时美孚石油公司以优惠条件委他经销美孚火油,资本益厚,相继在上海及各大商埠开设新顺记、南顺记、义昌成记、北顺记等分号18所,时称“五金大王”。1899年,病重时决定捐钱、捐地,兴建中国第一所新式学校,即后来的澄衷蒙学堂(后改名澄衷中学),他本人于当年11月逝世。


学堂第一任校长刘树屏,亲自为学生编修了一套识字教材《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此公后来还当过南洋公学

(今上海交通大学)

的校长。刘树屏虽是进士出身,却非常重视新式教育。他编修的这套书,不只是教孩子们认得几个字,而是既保留了传统文化中做人做事的道理,也融入了现代社会的科学知识,涵盖了语言、自然、地理、历史、物理、化学等多学科的内容,称得上“一部小型的百科全书”。


这套书被誉为“百年语文第一书”,它初版于1901年,全书四卷共八册,选取汉字3291个,绘制插图762幅。出版两年之内就加印十次,迅速成为全国通行的小学教材,几十年间风行海内,成为胡适、丰子恺、梁漱溟等一代精英的启蒙教材。其精神传承直接影响了后来的《共和国教科书》(1912年)《国民字课图说》(1915年),可谓近现代中国语文课本的典范。


近年来,这套书被学者余世存和胡赳赳重新系统修订,将原版中存在的数百处讹误一一核实、更正,并合作撰了两本精讲导读书——《汉字百讲》和《中国字说》,以《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精讲复刻版》为书名在近期重新出版。两本导读从《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中选取了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汉字,从字源、衍生义到与之相关的典故逐字加以讲解,力图让读者能由此理解传统中国人的世界观,拥有更宏阔的文化背景知识。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清)刘树屏编撰,(清)吴子城绘,余世存、胡赳赳主编,浙江人民出版社,2020年4月


在分析当下学生的汉字学习现状时,胡赳赳谈道,“由于有些家长对汉字学的认识不足,觉得孩子年龄小,到了初高中语文自然就能学好,以导致孩子在语文启蒙阶段对汉字的学习也存于表面,随着孩子年级的增长,语文学习的难度加大,才发现学习语文这门学科并不是简单的,究其原因,是孩子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仅是认字组词,对字的含义,组词后的用义及意义并不理解。”


这套书的特点,便是为每个汉字正本清源,找到它们的原本含义,从而让读者理解汉字现代意义背后更深层的历史意涵。在此书新出之际,我们采访了两位主编余世存和胡赳赳。


余世存:诗人、学者,著有《己亥:余世存读龚自珍》《非常道:1840—1999年的中国话语》《老子传》《人间世: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家世》《大时间:重新发现易经》《立人三部曲》《先知中国:中华文明轴心时代的伟大智者》《时间之书:余世存说二十四节气》《微观国学》等作品。

          

研究汉字,可以印证和把握人的性格与命运


新京报:家长应该怎样给孩子挑选传统文化启蒙读物?能否推荐几本比较经典的国学启蒙书籍?


余世存:传统文化的启蒙读物很多,但传之久远的并不多,比如大家经常说到的,“三百千千”,就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还有《声律启蒙》《唐诗三百首》,以及高端一些的《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是需要涉猎的,当然,也要加入一些道家、佛家的东西,比如《道德经》《坛经》,等等。不一定死记硬背,但应该熟悉它们。家长也不应该有给孩子挑选的懒惰心理,这些书自己也应该通读一遍或若干遍,如果以前读过,在孩子学习的过程中也温习一下,这样能跟孩子分享很多东西。


胡赳赳:一些家长以为唐诗宋词代表着传统文化。远远不是如此。要往源头找。我会推荐《古诗十九首》《诗经》《楚辞》《论语》《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史记》等。先诵读,能看懂多少是多少,不强求。这是一生会反复去读的著作,人生每个阶段的理解都不一样。


新京报:当下文字学的基本常识可谓是“学校不教、父母未学”的现状,能否给家长朋友们提一些实用的阅读建议?


余世存:这个问题很好,文字学的常识确实是“学校不教、父母未学”,所以,家长更应该把语文学习中的汉字研读当作一门技艺,入门越早越好。通过对若干汉字的研读,会对文字学有感性认识,更会对汉字本身的效用怀抱信心。比如我经常说,中国人的名字本身具有能量、信息,供一个人研读终生。像屈原一生的写照跟他的名字——平、灵均等密切相关;陶渊明的一生跟他的名字——潜、元亮等密切相关;杜甫的一生,在坎坷中对历史真实承担里有着动人的壮美,他的名字是子美。


当下社会,各种类型的国学班再次火热。


我们普通人的一生,也多多少少地展开了名字本身具有的内涵,因此,研究汉字本身对我们的性格和命运特征都有一种印证和把握。事实上,我们中国人无论从事什么专业或行业,都多多少少对自己名字的那几个汉字有过研读,我希望在这套书的带动下,我们对汉字的研读能更加自觉。就像古人那样,真的借用一个或若干个汉字开悟,获得一个崭新的属于自己的天地。


胡赳赳:如果想建立一种属于自己的文化自信,想活得不那么俗气,就要勇于去阅读经典,儒家的“十三经”、道家的经典、禅宗的经典、宋明理学的经典,都是智慧的来源,要每天读几页。如朱熹所言,“唯有读书能变化气质”。


不通文字,何谈文学、文艺与文化?


新京报:《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是百余年前语文教材,你们主编这套书复刻版的初衷是什么?


余世存:因为这几年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是汉字热,关于汉字解读的书非常多,但是这些热和汉字解读中,还缺乏文化大家的参与,缺乏对汉字学有深入研究而后以浅白方式介绍的作品。我和胡赳赳先生主编这套书就是希望把这一经典还给大家,让大家知道汉字学的标杆,它既不猎奇、标新立异,又不晦涩,而是平实地沟通着历史和当下。


胡赳赳:当今的语文教材,因为使用的是简体字,不免和传统是相对割裂的。和传统的割裂除了体现在“简繁之争”外,还体现在对一个字的来龙去脉并不知情。这套书恢复了一个字的元气,告诉大家一个字是怎么来的,最初的用法是什么,引申义又是什么。如“天”字,新华字典说是“比地高的地方”,而此书则说“圣高无上曰天”,有对天的精神性理解,高下立判。


主编这套书的初衷就是:第一,要让家长和孩子知道有这样一套书的存在,而且是可以读懂的;第二,并非随着时代发展,文化就进步了,它有可能是退化的;第三,这套书是可以传家的,具有收藏功能,能够一代一代传下去,使得文脉不断。


新京报:在现代汉字环境中,这套书的读者定位是怎样的?你们希望读者通过阅读这套书,收获什么?


余世存:我希望这套书的读者是家长和孩子。家长们通过这套书,能判断市场上书的优劣;孩子们读这套书,能够进入文字学的殿堂。最重要的,亲子阅读,使大家对汉字文化的效用有一定的感知。我经常说,汉字里有医学、有心理学、有社会学、有哲学,通过对若干汉字的感悟,会使自己获得一个撬动人生地球的支点。


现代社会的家长把语文教育基本上都托给了学校,这是不对的。我记得以前的家长孩子之间有书信、有诗词唱和、有对对子一类的文字游戏。比如,现代文化史上的一个大家在自传中说,他小时候跟父亲到亲戚家做客,因为他表现得比亲戚家的孩子优秀,大人表扬时他很得意。在回家路上过一座桥时,父亲问他,“桥”字怎么写,如果把木字旁改成马字旁念什么字,是什么意思,他也回答得极为顺利,父亲握着他的手问他,那么昨天在亲戚家你的表现里有没有这个字,他一下子觉得很羞愧。父亲温和、丝毫没有责备他,但这样的交流让他一下子长大了一大截。这类例子非常多,语文教育、汉字教育最易于沟通大家,最易于启迪心智。我们经常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这部书就是一座既传统又现代的园林,值得我们在其中流连忘返。


书中内页。


胡赳赳:我希望把这套书推荐给90后家长,如果90后的家长能够跟孩子之间进行亲子阅读的话,那这套书就成了一个载体,一个桥梁,能够让文脉的香火接续下去。前提是90后家长要自己阅读,有了心得后,讲给孩子听。一个好的建议是每天翻阅一个字,把一个字的意思弄通,然后教给孩子。


我希望读者能够通过这套书感受汉字的魅力,并且能够进一步精读。你想,1901年的这套书,被称为“百年语文第一书”,它为何能流传至今,畅销不衰,就是由于文字的魅力。文学、文化都是建立在文字基础之上,不通文字,便是奢谈文学、文艺、文化。如果我们想迎来中国的文艺复兴,文字这一关是首先要过的,否则便只是空中楼阁。


新京报:市场上同类书很多,你们主编的这套复刻版有什么特点?


余世存:复刻版本身的完善就不用说了,单是《汉字百讲》和《中国字说》,是一般书所没有的。这两个小册子为大家提供了汉字学的基础框架,也提供了一个读字解字的方法。比如胡赳赳先生多年研究汉字,他在这里面写的汉字百讲,就凝聚了他的心血和方法论,我们读他讲解的汉字对比复刻版,就能够理解汉字学的传承性。


胡赳赳:这是迄今为止修复最精良的版本。也是唯一配套有两本辅导教材的书。《中国字说》讲解了基础的文字学常识;《汉字百讲》选取了一百个最基础的汉字进行了通释。另外从设计和装帧上,也是最符合当代人审美特点的。我们请了连续八届荣获中国最美图书的设计师张志奇操刀设计。他下了很多苦功,出来后我们都很喜欢。因此我觉得许多家长一定也会爱不释手。作为这套书再版的当代发掘人和修复者,这也是最为我个人认可的版本。


胡赳赳:《赳赳说字》主讲人,曾任《新周刊》总主笔,出版有随笔集、评论集、诗集等著作多种,现为多家机构文化顾问。家学渊源深厚,其曾祖父为新儒家代表人物熊十力的学生、大儒马一浮的随侍弟子,伴传奇式的“复性书院”达十年之久。2014年开始主持修复《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近年来,致力于汉字文化的研究和传播。


从汉字源头获得中国人的思想和人格


新京报:《澄衷蒙学堂字课图书》精讲复刻版应该怎么读?特别是怎么进行亲子阅读?


余世存:精讲复刻版的读法我在序里涉及了一些,它是个小百科全书,不必一下子从头读到尾,可以就有兴趣的来读,可以分类来读,当然,无论哪种读法,要熟悉传统汉字学的入门方法。我特别希望读者能够就这套书进行亲子阅读,家长要读,要动手动脚地读,跟孩子一起做汉字卡片,跟孩子分享对个别汉字的独特感悟。只有这样,汉字才像一颗颗的种子,种进孩子的心里。


我在前面举了传统父子之间通过书信、诗词、汉字交流的故事,其实还有一个方面,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对汉字的深入研读是素质教育或说人格教育的捷径。我们现在的孩子太脆弱,经不起打击、挫折、说教,如果能够把汉字的哲学、社会学、心理学内容挖掘出来,会让孩子们获得坚韧的心智和人格力量。


书中内页。


胡赳赳:这套书的构图是采用的九宫格,图文并茂。通书是由当时的书法家唐驼手写。绘图由署名吴子城的绘者所画,有着点石斋画报的风格,白描加上透视,具有书法和美学的审美特点。


其中,每个字有深浅含义两格的通栏。小学三年级以前,看浅义的通栏。四到六年级,看深义的通栏。当年胡适他们就是这样学习的。小学毕业,能认三千多个汉字。他们也因此打下了古文功底。我建议每天看一个字的释义。不用贪多求快。养成“日拱一卒”的习惯,必然会“功不唐捐”。最好是父母和孩子一起学习、领会。家长讲给孩子听,然后互相讨论。时间长了,自会有心得。


新京报:2019年秋季开始,语文教材统一使用部编版教材,语文的学习难度增强,你对学生使用此书有什么建议?


余世存:我建议在阅读的同时,还制作相关的调查报告,比如说本套书中对亲友名字的解释有哪些?本套书中对时空汉字的解释内容有何特色?本套书中提到的国家在当代的演变有什么?等等。


胡赳赳:语文一直在教改,其目的自然是对现在的教育理念不满。一来是应试教育培育出来的孩子,的确思维能力比较平庸;二来是批量化教育出来的学生大同小异,千人一面,没有可辨识性。所以,语文教育最重要的是增加孩子们思维上的训练。让思维变得更加活跃、丰富,充满文化自信。而这其中有重要的一块内容是对古典文化的吸收,使之具有中国人的哲学思想和人格理念。这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吸收“体”才能转化为“用”。


如果眼光再放长远一点,像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就开有“全球核心课程”,大学本科中的前两年都是在导师指导下阅读经典。其中“东方文化核心课程”就是针对中国的古典与经典阅读。如果我们的孩子能够在基础教育时期就完成一个“经典化吸收”的过程,你想,他在全球人才市场上的竞争力,必然会不一样的。


书中内页。


而如果要阅读中国的既有经典思想,一个最重要的领域就是“识字课”,也就是小学课。没有小学课的支撑,读经典可以说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一块在我们的学科建设上,一直是个盲区。所以,一些有识见的语文老师早就开始动手学习“汉字文化”。通过自学自修的方式,也传递给他们的学生。谁最先建立起这样的意识与思维,谁就能在学习布局上领先一步。


语文难度的增加,并不可怕。因为语文主要依赖的是大量阅读以及写作训练。而阅读和写作,是对人思维最好的训练方式。让思维变得宽容、理性、多元、容纳异见,这才是语文的目的。而通过对“字根文化”的学习,我们可以体会到古人造字时的诸多智慧。一字一智慧,字中有乾坤。为什么中国可以产生象形文字?为什么指事可以弥补象形的不足?为什么会意字与形声字会成为造字的质的飞跃?这些知识,在这套书的《中国字说》中都有涉及。


新京报:这套书对当前的语文教材是否有补充作用?


余世存:当前的语文教材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对传统文化的弘扬。放眼汉字文化史,这套书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可以为学生打下深厚的语感基础。有一个朋友说,有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的家庭和学子,如能再拥有这套《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会大不一样。因为新华字典等已经形成了某种权威和标准,但这套书扬弃了绝对性,有一种平实、开放的精神,有一种参与的精神,如果一个人查了新华字典,再参照这套书,会对汉字的演变产生参与的兴趣。我觉得这个朋友说得有道理,用来说它跟语文教材的关系,也是如此。


书中内页。


胡赳赳:当今语文教材的确需要在“汉字文化”上补其不足,而这套书可以说提供了一个完备的方案。通过简单解析一个字在“说文解字”中的含义,从而领会一个字其字根的含义,当知道一个字的初始意思后,再去了解其引申意,就会好很多。比如说“东南西北”,东最初是指行囊,后引申为方位;南是指钟,南方有雅音,故引申为南方;西是指鸟巢,夕阳西下,倦鸟归巢,故引申为西方;北是二人相背,北通背,引申为北方。


当一个孩子了解了这些知识后,会增加对神秘汉字的浓厚兴趣。也使得他们的语文知识为更加牢固。长此以往,沟通先人、会通汉字、析通古今,也不是难事。


撰文 赵秀彦

编辑 徐伟

校对 李项玲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